“拟像理论”是鲍德里亚最重要的理论之一,他认为,正是传媒的推波助澜加速了从现代生产领域向后现代拟像社会的堕落。而当代社会则是由大众媒介营造的一个仿真社会,“拟象和仿真的东西因为大规模地类型化而取代了真实和原初的东西,世界因而变得拟象化了”。团哥觉得鲍德里亚真是一位迷人的学者,你还不快来入坑看看?

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1929年—2007年,法国作家、哲学家、社会学家,被称为“知识的者”,他也是当代欧洲最负盛名的后现代理论学家,因其对资本主义消费社会和传媒建构出的拟像分析而备受关注。鲍德里亚作为媒介和社会理论学家,在很多媒介思想上具有和麦克卢汉相似的旨趣,其代表作有《消费社会》、《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等。

“拟像理论”是鲍德里亚思想体系中最著名的理论,其通过“拟像”概括了后现代世界的总体特征,并形成了一套严谨的话题体系,使其成为后现代社会的一种独特的话语方式,而“超真实”是其本质。鲍德里亚认为传媒的推波助澜加速了从现代生产领域向后现代拟像社会的堕落。

鲍德里亚为后现代的文化设立了一个坐标系,他考察了“仿真”的历史谱系,认为我们当代的社会秩序就是拟像秩序,并将其从文艺复兴至今的社会秩序分为三阶段。

拟像的第一秩序来自于从文艺复兴以来到工业革命的“古典”时期中占主导形式的仿造。这一阶段任何被复制的客体都被看作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原件的仿造品,它们遵循“自然价值规律”,承袭亚里士多德以来的“模拟说”,追求的是模拟、复制自然和反映自然。在这种程度上,假象与现实之间仍存在着可察觉的差异,即真实和虚拟尚可辨别,二者之间的界限还没有得到根本消除,真实依然存在。

生产是工业时期的主导模式,这一阶段的拟像遵循“市场价值规律”,目的在于赢得市场价值。鲍德里亚认为生产是一种复制客体的特殊性质,与本雅明观点一致将机械复制技术看作这个新的生产时代的一种媒介、形式和原则。因此,产品的地位不再是原件的复制品,而被当做由两个或者更多相同客体构成的系列中的等同成分,客体由此变成了彼此未定义的拟像或彼此的复制品。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原件同仿造品的关系,而是等同物的关系。

鲍德里亚指出在被符号主宰的阶段中,拟像遵循“结构价值规律”,仿真成为文化价值的主导形式。同时,仿真也是拟像当前的秩序。这一阶段的拟像创造了“超真实”,传统的表现反映真实的规律被打破,模型构造了真实。在仿真阶段,客体并不仅仅是通过机械复制技术而被复制,他们通过可复制技术被生产出来。由此,现实被定义成了“可能产生一种同等复制品的事物”,随着复制过程被推向极限,现实就消失了。真实的事物不仅变成了可以复制的事物,而且变成了“超真实”。

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的基础上构建出了“拟像—内爆—超真实”的三位一体。在鲍德里亚的理论谱系中,当前存在的拟像的第三种秩序是一个超真实的符号世界,试图通过“超真实”这样一个概念来与传统的真实概念相对立,从根本上宣布“真实”的死亡。真实与超真实之间的转换意味着整个社会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即第二秩序的消亡和第三秩序的勃兴。

“内爆”是鲍德里亚从麦克卢汉那里借来的概念。此处,鲍德里亚将内爆看成是拟像和真实之间界限的消失,这种“内爆”对应于现代商品社会中商品的扩张性“外爆”,是在媒介中发生的表象和意义、主体和客体混沌一体的状态,即意义、真实的死亡。

“超真实主义”是后现代性的典型运作机制。在超级真实的领域内,仿真与“真实”之间的界限毁于“内爆”,“真实界”与“想象界”也在相互作用之中不断坍塌。其结果便是:真实与仿真带给人们的体验别无二致,而且仿真有时甚至比真实本身显得更加真实。超真实主义无处不在。

鲍德里亚认为,由于这种媒介景观的内爆,广告、新闻、政治、娱乐等一系列唆使人们消费、行动的信息构成大众的真实生活,大众不胜其烦,成为忧郁、沉默的大多数。最终,任何阶级、价值、意义甚至意识形态都会在大众之中内爆,大众成为能够吸收一切的黑洞,于是这个社会也必将终结于内爆之中。

鲍德里亚在《象征交换与死亡》一书中提出拟像三序列为后现代文化设定了一个坐标,拟像理论围绕着符号与现实的关系展开,对大众传播媒体以及数字化科技时代进行批判。综上,鲍德里亚认为拟像社会的催生是消费社会发展到极致的后果,最终导致了全面拟像化的世界,真实其实早已死亡,居于主导操控地位的符号系统的意义指涉作用也已经荡然无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