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真实是由鲍德里亚提出的一个后现代概念,它不是对真实的背叛,而是指一种比真实更真实的超级真实状况,它是真实在类象和再生状况下的变形,是模型的重现。

鲍德里亚认为我们通过大众媒体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甚至因为我们只能通过大众媒体来认识世界,真正的真实已经消失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虚构的现实已经严重地干扰了大家对真实世界的直接判断和理解,不知不觉中大家习惯了接受和操纵“仿拟”信息,生存于大大超过自身感受的感性世界中,这便造成了真实的消失和“超真实”的统治,所以我们所看见的是媒体所营造的由控的符码组成的超真实世界。

鲍德里亚在《海湾战争并未发生》一书中宣称海湾战争并未发生过,因为早在战争开始前美国就在电脑上无微不至的演练了这场战争,电脑战争成了“正本”,而真正的海湾战争反而成了“摹本”,大众看到的海湾战争只是没有发生的”虚拟媒介之战”。

再比如大众看到的伊拉克战争不是真实的伊拉克战争,我们所看到的影像,只是由持某一种政治倾向的摄影师捕抓、剪接和变形的结果,是被具有实时转播功能的媒体所“虚拟化”的纪实叙事作品。

然而不管他如何利用“超真实”理论辩解说在政治上战争没有发生,这场战争不过是一场虚幻,但这场战争确实存在,可见,超真实理论比较极端,过于夸大了传媒技术对社会和人们日常文化生活的影响。

鲍德里亚是典型的技术决定论者,和麦克卢汉一样非常强调媒介与文化的关系,但他对迅速发展的媒介技术持悲观态度。当然,尽管“超真实”理论荒诞、怪异和极端,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为我们理解当代新传播形式对社会的影响提供了全新的视野和开创性的思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